北京村庄封村3月租房火爆 村民称未用过出入卡

北京村庄封村3月租房火爆村民称未用过出入卡


北京村庄封村3月租房火爆村民称未用过出入卡

老三余村门口的开锁门时间提示


北京村庄封村3月租房火爆村民称未用过出入卡

“这个卡我们从没用过。”


北京村庄封村3月租房火爆村民称未用过出入卡

胡大妈的30多个钥匙圈显示:她名下的房屋基本都租出去了


  “Hello!”7月22日下午5点半,两个身材高大、背着专业相机的外国人溜溜达达地从村里走出来。这个村是位于西南五环内的西红门镇老三余村,因“封村”而被外界关注。

  今年4月25日,北京警方宣布,在此“试点推行城乡结合部的流动人口‘倒挂’村的封闭管理模式。”此举被简称为“封村”,后被大兴区相关部门重新解读为“社区化管理模式”。

  3个月过去了,老三余村的“封村”效果如何?对村民和租房人有何影响呢?

  进村未遇障碍

  村口电动门白天不关

  傍晚,是农村“街里儿”最热闹的时候。下了班、吃过饭的大叔、大婶、小媳妇……都喜欢到街上转转。7月22日,记者到达老三余村,正是这个点儿。

  老三余村的正门位于东村口,五六米高的黑色铁艺拱门高耸着,中间一道横梁上,“老三余村”4个烫金大字格外引人注目。下面挂着写有“治安防范人人参与,和谐社会人人受益”的横幅,昭示着这里的关注点。不经意间,记者发现“老三余村”4个字中的“余”字背后,露有一个小小的灰白色探头,方向正对着不远处的村口大门。

  “老三余村”的大门共有两道,一道为普通黑色铁艺门,一道为厚重、锃亮的电动门。两道门同步半敞着,铁艺门上提示:开门时间早6点,锁门时间晚23点;电动门上闪烁着4个字:“欢迎光临”。

  村口大门的里边,北侧是一排小平房,挂着“综合治理中心”的大牌子。下设的调处站、外来人口登记站、治安巡逻站等部门分列其中,屋里屋外都有一些身穿黑色和浅蓝色制服的人,透过第一间房的玻璃,还能看到里面的架子上摆着两排白色钢盔。

  记者一边观察一边慢慢地走进村里,并没有受到任何盘查。之后的1小时内,记者看到,行人和车辆都能自由地进进出出,无人阻拦,丝毫没有“封村”的迹象。

  “白天一般都不查,除非是看着不三不四的那种人。”一位身穿黑色制服的小伙子向记者解释说,据他介绍,他们大多是村里人,进进出出的村民和租房的,基本都认识,不用都查;另外,村里各个出入口安装的摄像头也能帮上忙儿。

  “这些摄像头每天都开着吗?”记者问。

  “应该吧。”小伙子含含糊糊地回答,但他强调,4月份安了之后,报警的少了。

  在这个小伙子的记忆中,4月份以来,基本没拦过什么人,惟一的一次是在半个月前。那天夜里1点多,村口大门已经关了,在村里做买卖的一个小伙子在外面过生日,十几个人回来晚了,没带证件,安保人员按规定,不让他们进。

  租房依然火爆

  老太的“金钥匙”只剩两三把

  沿着这条主街再往里走,路边的商户少了,一栋栋三四层的小楼以及盖满房子的小院就露了出来,多数房子的门口都挂着“房屋出租户”的牌子,有的墙上还贴着带有房主电话号码的租房信息。记者随手打了两个电话,一家称,还有一间5平方米的房子;一家称现在没房,月底有可能腾出一两间。

  胡大妈家正好还有空房,带记者走进主街中间世纪华联超市西侧的一栋三层小楼。胡大妈自我介绍说,她已经80多岁了,在这个村子里住了60年。清瘦、硬朗的胡大妈穿着蓝色碎花坎儿,配一条深色薄裤,和其他农村老太没啥两样,只是胡大妈手上套着的钥匙圈儿,格外显眼。

  胡大妈手上的这个钥匙圈儿,有项圈大小,上面坠着一串明晃晃的小铁环儿,其中,只有两三个小铁环儿上挂着钥匙。这钥匙可是“金钥匙”,胡大妈拿出一把,打开一间二层北向的房门,十几平方米的房子,月租金400元,一年就是近5000元。胡大妈说:“手里的房子不多了,就剩下两三间了。”至于胡大妈租出多少,数数这串光秃秃、明晃晃的小铁环儿就知道了。记者粗粗一数,少说有30多个。据了解,随着周边地区的拆迁,近期有大量的外来人口涌入老三余村。

  4月25日,老三余村启动“封村”试点,这会不会给村民租房带来一些麻烦、影响出租呢?记者询问了多位房主,基本都得到否定的答复。

  在房主胡大妈那里,建围墙、安街门,封闭不常用的路口,人员和车辆持证出入……外面嚷嚷的一系列“封村”措施,就轻松地简化为“设卡子”3个字。设了卡子,是不是租房的少了?胡大妈没有回答,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。

  按照当初“封村”时的说法,租房人只有持身份证、暂住证、房东身份证、照片,办理流动人口出入卡后,才能自由进出。随后,记者针对“没有身份证能不能租房”这个细节问题询问了部分房主,得到的答案都是“没问题”,其中一位张姓村民称:“只要你把房租交了,就什么都不用管了,啥事儿也没有。”

  在巨大的租房需求和利益面前,老三余村的房屋出租市场如火如荼。在村西口北侧,一家村民新盖的4间小房墙面还没干,已经有两间被预订出去;在村子主街世纪华联超市斜对面,正堆着一车新拉的石子和沙土,它预示着又一排出租房即将盖起来……据了解,最近,老三余村的房租有所上涨,一间房的平均月租金由以前的250元涨到了300元左右。

  无人关心证件

  出入卡至今没用过

  走在老三余村的街上,经常能看到一些看孩子的外地小媳妇和三三两两遛弯儿的小姑娘,这些年轻的面孔扮靓了老三余村,成为街头一景。小月租住在这里两年了,清秀、温婉的她,被姐妹们昵称为“巷里西施”。她向记者介绍,4月份,村子里贴出通知,让她们带着暂住证和照片去办出入卡,因为是免费的,她就办了一张。但至今为止,这张卡一直搁在家里,她还没有用过,也不知能有啥用。“我平时没太晚回来过,出入没人查;在家的时候,也没人检查。”小月说。

  老三余村的街不长,慢慢走,十几分钟就到了村西口。村西口同样设了“卡子”,有着和东门一样的探头、铁艺门和温馨提示,只是铁艺门外,还有几十户人家。据一位在门口看孩子的中年男子介绍,这片房子是在原来的菜地上建的,房子要比村里的房便宜一些:村里一间10平方米的房子月租金约350元,在这儿只有220元。因为住在“卡子”外面,有的人就没办“出入卡”。旁边一位择豆角的大嫂这样理解“办卡”这件事儿:“咱没抢劫、没偷东西、没放火,不办那卡能咋着?”

  相对于“办卡”,一家5口住一间小房里的大嫂更关心租房的多了,房东会不会涨房租?每月10块钱的水费、卫生费能不能不交?当然,她也希望村子里别有啥打架、偷东西的事儿;旁边的厕所能干净一些,苍蝇少点儿。

  这位大嫂希望的,也是政府希望的。前不久,西红门镇相关人士曾向媒体介绍,目前,老三余村,这个有600多村民的小村,租户人口已经超过7000人,村里的治安、卫生、消防、水电承载等问题面临着巨大的压力,在这种形势下,村里必须全方位加强管理。这也正是老三余村启动“封村”试点的初衷。

  生意稍受影响

  烤鸡每天少卖三五只

  走进村里,正对村口的是一条主街,六七米宽,从东到西,街边布满了卖东西的摊位,车辆穿行十分不畅,因此,一些人就把车子停在村口的路边,路边有上了锁的停车位。停车后,村民顺手可以买点儿日常吃的用的。

  记者也把车停在了这里,一下车,就听见一位大姐卖力地叫卖“甜桃”。在这里,以路北的一棵大柳树为中心,形成了比较集中的“农贸市场”,超市、菜摊、水果摊、熟食摊、小吃摊、服装摊……应有尽有。

  “好又多”超市算是村里最大的超市了,傍晚6点多钟,超市里人不多,两个收银台前都只排了一两个人。一位收银员向记者介绍,4月份以来,这里的人流量略少了一些,主要是村口一设大门,外面的人来村里少了,影响了一些流水。“门口不是查得不严吗?”“进来过的,知道不严;一些外村的、过路的,不知道呀,一见门口这阵势,就不进来了。”这位收银员回答道。

  从超市往西走,有一家烤鸡店,离老远就能闻到香味儿。这家卖烤鸡的老板也说,她们家烤鸡香,过去除了村里人买,还有外村人过来买,一天能卖三十多只,现在外面人一少,一天平均少卖三五只。不过,这位老板一点儿也不担心生意,因为她感觉租房户好像多了。

  记者在从村西口往回走的路上,看到有巡逻的警车从村子里经过。据了解,老三余村“封村”之后,相关部门做了大量的工作:给村民和流动人口办理出入证,配备治安巡逻员、封闭不常用的路口,出入口安装探头,加强巡逻等等,其中,在村东的主要出入口还安装了电动门。

  记者回到了村东口的大门处,迎面正是这道电动门,面对出门客,电动门上闪烁的4个红字变成了吉利的“一路顺风”。这四字吉言不仅是对过往行人的祝福,同样也可以理解为对老三余村的祝福:毕竟,“封村”仅仅是环境整治的一部分,老三余村的“村庄社区化管理”之路才刚刚开始。?摄影 刘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