免费别墅背后的新农村试验(图)

玉皇新村整齐划一的别墅

玉皇新村整齐划一的别墅。

王金书(受访者提供)

  两年前,一位村支书拿出自己的股东分红、贷款及跟其他股东的借款,一共3.2亿元,为村民盖起免费别墅。

  两年后,2011年7月下旬,菏泽市东明县玉皇庙村,一片喜气洋洋,别墅和新房已经建成并分配完毕,村民们忙着8月底前搬进去。

  喜悦的是村民,掏钱建别墅的玉皇庙村党支部书记、玉皇化工(集团)有限公司董事长王金书却感觉任务依然艰巨:“希望即使没有我和玉皇化工,玉皇新村的老百姓也能过上好日子。”而他更大的梦想是,“哪怕在一两代人之后,希望这里能再回到那个民风淳朴、诚实互信的年代。”

  在热热闹闹的农民免费分别墅背后,其实是一个关于基层民主、农村经济、土地流转的新农村试验。不过,王金书很清楚,别墅分了,但这个试验刚刚开始。

  “考虑自己,想想人家,这才叫人”

  从东明县城沿106国道向北约10公里,再沿着高海路向东约3公里,有一片刚建成的别墅区。黄墙、白窗、蓝顶,258套独栋别墅、70套联排别墅、48套老年公寓和7栋200套六层高的普通住宅,临高海路自南向北依次排开,蔚为壮观。

  这里就是武胜桥镇玉皇庙行政村(下辖玉皇庙、来庄村、沙沃村)的玉皇新村。

  7月18日的早晨,玉皇新村非常热闹。

  在村里一栋别墅门前,70岁的贺长兴正在平整自家16平方米的小院子。

  “俺家分到了四种样式的屋子,我、二儿子儿媳和孙子一起住,5口人分的是独栋别墅,300平方米;我大儿子和他孩子分了一套260平方米的联体别墅;大孙子分的是高层(普通住宅);哑巴兄弟是单身汉,被分到老年公寓。”满头大汗的贺长兴很乐和。

  村子里一片忙碌,但与以往“忙活装修的是农民工,住进去的是富翁”不同,这次大家都是在为自己的房子忙活。

  按照村支书王金书的要求,8月底前,玉皇庙村的村民都要搬进新家去。

  在村西头一条小胡同的尽头,一家宽敞的农家院里矗立着五间大瓦房,看上去与其他农户没啥区别。“那就是俺支书王金书的家。”贺长兴指给记者看。

  “这些房子都是俺支书王金书出钱给盖的。不过他也不是坐直升机上去的,是一步一步挪上去的。27年前,他当上村支书,办过窑厂、渔场、板厂、打火机厂等8个厂,全败了,最后只有化工厂干起来了。”贺长兴说,化工厂名义上是村里集体企业,实际上是王金书一个人求亲戚告邻居找熟人,三百五百一点点筹钱干起来的。“当时他就说,赚了钱给村里办好事,赔了钱算他自己的。”

  也正因为如此,2003年企业改股份制时,县里要求必须改制才能跨越发展,但王金书却过不了这道关。他说化工厂虽然是他带领大家创办的,但名义上还是集体企业,最困难的时候是所有村民和他一起挺过去的。

  “一改制就成几个人的了,我过不了这道坎。最后说集体企业没活力,不给贷款,顶不住压力我们只能改。”王金书回忆说,结果改制后企业的产值每年翻一番。

  2010年,玉皇化工年销售收入45亿多元,利税3亿元,王金书控股62%。

  有了钱,王金书就想到了给村里盖别墅,而且要让每个村民免费住。

  “别跟我说要存多少钱,一点用没有,上次去北京,我看见布鞋九块五一双,我就买了十几双。这事得看开,有吃有喝就行啦。”穿着九块五一双的北京老布鞋,套着一件肥大白色大汗衫儿,头发几近谢顶的王金书不紧不慢地说,“如果一个人条件变好了,只知道自己穿、吃、住,那跟猪不一样吗,倒给他们一盆子食,你争他抢,那不叫人。考虑考虑自己,想想人家,这才叫人呢。”

  “包括这次建新村,有人说我拿的是自己分红的钱,其实我哪有那么多钱。这3.2亿元一部分是我自己的,还有其他股东的,另外有1亿元的五年期贷款。先盖好,大伙住着房,我再慢慢还贷。”